丁香花开的校园(一)

浏览数:41 

作者:雪天的鸟 2014年8月22日

每到学年末,大概是六月份左右,太原的雨季就来了。雨后的校园清爽宜人,我们系机房楼下的丁香花,这时就悄悄的开放在毛主席像的周围,白色的花瓣,小小的花朵,淡淡的香味,藏在枝繁叶茂的绿叶之中,如果不仔细,你可能根本不会发现它,只是路过时,鼻尖触摸的淡淡香味,让你情不自禁的左右查看。秀云说,找到七瓣丁香的人,就会得到幸福,于是几乎每年丁香花开的时候,我,叶子,秀云便会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去找七瓣丁香,偶尔找到,便兴奋的无比激动,带着七瓣丁香在雨中的校园飞奔。
       说是雨季,其实太原的雨并不多,一年也下不了几次。倒是雾霾天气居多,PM2.5对当时的太原来说,太小儿科了,保守估计也是PM5.0以上的颗粒。偶尔上街去逛一天回来,用手在鼻梁下,随便一抹,手指上就黑黑的一层黑灰,幸运的话,还可以见到大颗粒的煤渣。而我们上课必备的神器就是抹布,到教室找到座位,先别忙坐下去,得先将凳子,桌子用抹布擦一遍,然后才能就座。尤其是到春季的时候,学校的足球场是没有草坪的,春季刮风的日子,常常见到足球场上刮起一阵黄色的旋风,瞬间人就立马消失,等他在出现的时候,你已经不认识他了,原来的小分头,已经变成爆炸头,脸上涂上厚厚的黄粉,活脱脱的小黄人。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,春天风季的时候,再迷恋足球的男同胞们一般都不去球场的。我们学校是太原的园林绿化标兵单位,从大校门口一进来,两旁是高大壮实的榕树,粗的一个人也抱不过来,可是风季来临的时候,常常有数被吹倒,我常常奇怪,这么大的树,生长了很多年,根也扎的很深了,要吹倒树,得要有多大的力呀。
  太原缺水,我们在学校的时候,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汾河在太原已经断流很多年了,宽阔的河床裸露着无语问苍天。每次路过迎泽大桥,看着河床上杂草丛生,乱石纷杂,一条细细的混水时断时续,总是在心里暗暗纠结,古人对汾河的那些溢美之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汾河之水哗啦啦都是想象的么?不过,我们离开的那年十月,太原的引黄工程顺利结束,断流了近四十年的汾河重有恢复了往昔的风采,如今汾河湿地公园,已经成为太原的第一大景区,太原整体的空气环境也有了非常大的改善。
       为节约用水,学校水房的供水分早中晚三次,每次一个小时。错过时间就无水可用。一层楼一般有2个水房,水房一字儿排开大概二十个水龙头,于是洗衣服,洗脸,刷牙的都是扎堆。有积极的,在来水之前盆子衣服已经放到水龙头下占位,有时候会忘记衣服放在水房了,等想起来的时候,衣服已经乱七八糟,惨不忍睹了。男生有狠的,干脆是把水弄到宿舍,将衣服泡在里面,然后塞到床下,再没想起来,等到宿舍怪味熏人,找到它时,衣服已经烂了。我们日常必备的功课是在来水时,赶紧存点水放在床下,这样洗漱就不用受控制了。
       说到水不能不提的学校的水塔,水塔位于5号楼和6号楼之间,正对着女生楼7号楼。灰砖结构的水塔,大概有近40米高,周围载着几棵大树,许是水塔带来的滋润吧,树长的出奇的高大,壮实。10年之后,我们重回学校,那时五号楼脱去了灰蒙蒙的外衣,刷成了白色,七号楼门口的平台修成水泥地,边上还有水泥的乒乓球台,学校有了很大的改观,唯有水塔,象一位老当益壮的卫兵,坚守着自己的岗位,直插云霄。
       学校的热水是集中供应的,热水房在餐厅边上,每到晚饭后,是大家打热水的高峰期,因打水人多,有时候根本就挤不进去,我们常常在这时候,眼睛到处扫描,有碰上勤快的,热心的男生就拜托他进去打水,他打一壶,我们接一壶。要是我们自己打水,也许半个小时也不一定能打到,好在,那个时候,我们的时间多得似乎用不完,也没人抱怨打个水也要这么久。我有些马大哈,有时候忘记打水,总是冲秀云喊:有热水不。秀云一定回答:有,你倒吧,写到这里,心理暖暖的,那些一起飘过的岁月,那些关于友爱,温情的故事,一生之中,有过便记在永恒的记忆里了。打热水的奇观还在于,有些追女孩的男生,为了讨好女朋友,会把整个女生宿舍的热水都包了,所以,常常看见勇猛的男生,双手并用,提着六个水壶在校园里狂奔,看得我们几个需要自己打水的,羡慕不已:我们宿舍这帮谈恋爱的家伙,怎么不找个跟人家一样勤快的男生谈恋爱呢,至少我们也可以占点光吧。